新闻中心

专访全国两会浙江代表委员 今后怎样应对水污染

发布时间: 2014-3-7

    实施清洁水行动计划,加强饮用水源保护,推进重点流域污染治理;今年拟安排中央预算内水利投资700多亿元;经过今明两年努力,要让所有农村居民都能喝上干净的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的这些表述,引起许多人的讨论。
  浙江去年提出“五水共治”重大决策,就是为了破解民众关心的一系列水问题。就今后应该怎样应对水污染,快报记者专访了参加全国两会的几位浙江代表委员。
  政府如何应对
  去年底,浙江省委十三届四次全会作出“五水共治”的重大决策——治污水、防洪水、排涝水、保供水、抓节水。
  浙江为此制定了三步走的时间表:三年明显见效、五年全面改观、七年实现质变。省委、省政府成立了“五水共治”领导小组,省委还决定,今年省级“三公经费”预算削减30%以上,省下来的钱用到水利建设上,用到治水的刀刃上。此外,今年全省将全面实施“河长制”(由各级党政主官担任“河长”),加强工作考核。
  “这些年,尤其是在我们平原地区,水体污染是个不争的事实。政府所倡导的‘五水共治’,包括推行‘河长制’,我当然举双手赞成。”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丝绸博物馆馆长赵丰说,“譬如有的领导说,通过一年整治,就能做到可以下河游泳;也有代表说,通过努力,短期内希望在池塘里淘米洗菜。我想这些都是美好的愿景,我想第一步至少要做到,我们喝的饮用水,必须是安全可靠的。”
  企业如何改变
  治理水污染,已成为包括浙江在内各地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而从企业角度,这也是一个回避不了的问题。
  地处钱塘江上游、主业为化学药品生产的金华康恩贝制药公司,因为生产畅销的阿米卡星产品,每年都要产生近1万多吨氨氮废水,处理不当就会引起水体和土壤的富营养化污染。不过,全国人大代表、浙江康恩贝集团董事长胡季强说,“金华康恩贝这些年来不仅没有污染母亲河,还将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废水、废渣、固体废弃物变废为宝”。
  原来,康恩贝集团此前在兰溪收购了主营合成氨肥的丰登化工厂。丰登化工厂的合成氨塔所烧的燃料,原来是由清水和煤块压制而成的水煤浆。“我们和西北化工研究院合作,采用了水煤浆技术处理氨氮废水,替代了原先的清水。”胡季强说。
  借助新的技术,生产阿米卡星所产生的氨氮废水通过过滤,提取出卡那碱等有价副产物,返回药厂综合利用,其余的氨氮废水替代清水制成煤浆用于合成氨生产。金华康恩贝节约了每年近千万元的废弃物处理费用,丰登化工厂也在去年获得1200万的利润。在胡季强看来,将上游的污染物变废为宝、作为下游的原材料,这样的逻辑在工业和农业的很多领域都适用。
  制度如何完善
  “水生态治理是长期而艰巨的任务,一旦放松管制或者治理力度降低,水环境的状况就可能出现反复。我们要树立以生态修复、循环利用为核心的科学治水理念,通过法律政策、市场机制、科学技术,解决水安全问题。”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住建部副部长仇保兴说。
  全国政协委员、浙江省林业厅副厅长吴鸿建议加重环境污染量刑。根据现行法律,构成环境污染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后果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他认为,“刑罚太低”。
  根据环保部2001-2012年的《中国环境状况公报》,中国环境犯罪案件结案数年均不足4件,但环境行政处罚案件年均约10万件。吴鸿认为,“差距极为悬殊,环境犯罪案件数量少,不能说明中国严重的环境危害行为少”。
  他建议,对环境污染犯罪的量刑起点规定为一年,除非情节很轻微,才可判处拘役;而对适合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的,起点量刑定为4年,并审慎适用缓刑。同时考虑提高惩罚性赔偿金额,使排污企业及潜在排污企业面临破产的风险或者是超出收益的较大数额的赔偿。

 

返回上一页

欢迎咨询